共藝社:奧夫赫變系列講座

集數不定,每集約20分鐘

《 奧夫赫變 》 (aufheben) 系列講座,取黑格爾重要的思想概念之一,揚棄而取得超越現況。這是社員間的學習,也開放給社區和一般民眾參與,實現共藝術合作社一直以來的精神。我們將透過社會學普及、藝術普及、行動普及三大領域的講座與工作坊規劃,恢復日常生活的批判性。遠離倦怠,帶上保力達或一切你愛的飲料甜點,過上(起碼兩個小時)好生活,當作投資未來的機會。

第一~五集:心理通縮時代:我們為什麼需要陳時中跟唐鳳?
講者:黃孫權
2020.7.11 (六) | 15:00-16:30

心理通縮是最能描述當下狀態的字眼。無論你用崩世代、絕望世代,或甚是新自由主義、撙節來代稱,這是全球浮現出新的當代心靈狀況。
在西方,從2008經濟崩盤後徵兆轉為病情,在台灣其實更早,在經歷1990-2000經濟成長高峰之後,台灣的一切都是減法,文化採去除主義,政治朝內鬥爭、經濟過度依賴、歷史只有斷代的正義,個人則在未來無望下以小確幸建立自己的願景。
這是心理通縮病症:歷史與未來都是當下邊際效應而已,我們再也無法從過往得到知識,孕育前行的力量。全球反對心理通縮的行動則往往展現在無法與之妥協的青年人身上,從阿拉伯之春、佔領華爾街、西班牙「我們能」 (Podemos) 運動、巴黎的黃馬甲與黑夜站立 (Nuit debout) 到佔香港反送中,另一種則以極端方式追求群體認同的團體,如真愛運動、ISIS等。
看似對立的行動卻有著同樣的病源,病源不是來自全球的經濟政策的撙節,也非來自非人類的新冠病毒–它僅僅是放大了病徵讓人類看到自己處境。
心理通縮 是一種個人、空間(全球生態與地方破壞)與時間(過去現在未來)都同步萎縮的心理反應,是社會與技術加速主義的結果,是政治權利喪失、經濟壟斷、生態破壞、技術主宰世界下的人類境況,我們懦於追尋,怯於付出,我們能夠顧及的人生像金魚的記憶只有當下三秒。若說經濟通縮是食人獸,是「日本失去的三十年」,經濟學教科書會教對抗經濟通縮的方法(多半都無效),那面對心理通縮呢?

第六~九集:生根:為何要平台合作主義?
講者:黃孫權
2020.8.29(六)15:00-16:30

合作社應對於資本主義發展初期的劇變,尋求合作達至更為平等的分配,如日本消費者合作社聯盟為全國 31% 的家庭提供服務,巴西 40% 的農業、丹麥 36% 的零售市場都是由合作社組成的。肯亞 45%、紐西蘭 22% 的國內生產總值都來自合作社。
平台合作主義則是尋求更民主的數位經濟、對抗不平等。平台合作主義是人類實踐智慧的傳承與當代富涵共同生產力之行動中的思考,其強調技術的社會使用、技術生產價值的平均分配,將有能力一改打工經濟 (gig economic) 與流眾 (precariat) 的悲慘情況。
隨著新興資訊技術的發展,新興類型的合作社如媒體、音樂、影像、新聞、購物、軟體合作社等等正迅速崛起,這使得平台合作社不是一個舊的共好 (common),而是創新、共好與生產力提升的新行動。

製作人: 共藝術合作社

為了將藝術做為開創完整生活的力量,我們成立台灣第一個通過社會局審核正式立案,由藝術家組成的合作社─「共藝術合作社」(CACO)。由黃孫權教授發起,團體成員有藝術家,策展人,建築師,舞者,設計師,中小學教師,社會運動者,研究生等。這是直接面對社會的合作社。我們將社員每個人基本需求列出,從生活需求到工作機會,從口舌慾望到創作慾望,商議集體解決的辦法,自己收穫自己(we harvest ourselves)。一切仍在發生中。讓我們直接面對革命成功後的第一天,從街頭回家後的第一天,從雙年展走出後的第一天,我們如何生產自己所需,將會是有效的社會實踐,與藝術生產的真實生活。

講者:黃孫權

現為中國美院網絡社會研究所所長,共藝術合作社的創始人之一。曾主導設計兩次黑客─合作松,參與香港的亞洲平台合作主義大會,以及台灣、香港、杭州等五場,超過百個合作組織的拍腦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