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麗萍 :聆聽零《回響當代》系列

共2集(每集約15分鐘)

始終本著「無聲之聲,無我之我」的藝術初衷,「聆聽零藝術實驗工作室」希望透過聲音藝術,來反饋當代社會!

「聆聽零藝術實驗工作室」也以詩歌、以實驗音樂現場,透過聲音「盜取」 當代藝術與社會間的辯證思維,對人性本質與社會關懷進行答問。另一方面,希望借用話鼓電台「聲盜」徵件計畫,以口語將文學再現於廣播,再次藉「古人即當代」的反思發聲!

正因為詩歌本質就是提問,詩歌是針對當代文明提出多面向觀點、提問辯證、提問質疑,從而重新詮釋當代議題,解放當代困境。

在此期待以不同族群、不同世代、多種語言為背景,納入多層次的對話來造音;在戰爭與和平,混亂與守靜,人群戰亂狂奔,與安定自強中反思,見證轉折時代,重新轉譯、透視、洞澈、聆聽當代人的時代思維。

第一集:絆腳石?
當今柏林的絆腳石(STOLPERSTEINE),仍然記載時代人的命運,轉譯著當代人的時間,凡有歷史記憶的反思者皆知道,時間不應該再重踏覆轍!
這當下,更不可能再拷貝Gunter Demnig的《絆腳石》及Jochen Gerz的藝術事件,翻轉半夜廣場石頭,成為偷偷刻下歷史時間的盜石者?!(盜竊石頭紀念碑)
Gunter Demnig的《絆腳石》,要以眾生紀念碑要求公民參與,要每位閱讀歷史者彎腰禮拜。才能讀清絆腳石上的生死故事。
Jochen Gerz 認為唯獨人本身才是記憶所在,而非紀念碑,他質疑紀念碑與反紀念碑的辯證關係;他還指出:「在一個民主社會裡…,…將世界分割成演出者和觀眾危及民主。」但如何藉著國內外更多當下的民主石頭故事,邀約不同族群的記憶來發聲,公民的辯證參與來「盜取」當代人的真假時間呢?
這些紀念碑藝術事件看似負面,但非法的絆腳石,卻建構了社會反思與改變的真正動力;引發直截的,自主性的公民參與;反對法西斯,反對種族歧視,反對人性社會的奴隸歷史——迫於威權恐嚇造假的奴隸歷史;一躍成為人權社會前進的墊腳石,進行遠瞻歷史的先驅行動。
當然,詩人劇作家魯迅早在二十世紀初就是這樣提醒:「先驅者本是容易變成絆腳石的」

第二集:人吃人
是的,魯迅早在二十世紀初就是這樣提醒:「先驅者本是容易變成絆腳石的。」
他更提出人吃人的禮教社會與教育困境,他說瘋子人物有什麼好看的,但救救孩子!他透過瘋子人物說,一種人認為人不應該吃人,一種人也認為人不該吃人,卻又不得不吃… 。 當今武漢疫情「人傳人」蔓延全球,各國邊境防堵,不僅僅是城市文明,各國政府公共衛生機制受到挑戰,各種未知,無知與假新聞,更造成全球各地「末世紀」的恐慌。
種族群衝突,種族歧視,民族主義,惶惑無知;各種權力機制相互污辱,各自製造真假新聞,一再說謊,種種正考驗人性底線的文明社會,一躍成為種種人性本善本惡的試煉場;而謊言機制氾濫的文明社會現況,一發更加狂傲混亂。
法國詩人劇作家亞陶曾指出:文明過度的人類社會,已然是病入膏肓重病的人性解構,我們勢必要把這個重病社會揪出來;針對人性病灶,他提出赤裸裸地批判。

參與者:
一位台灣土生土長,地球村上,因為藝術創作,而東西南北到處飄浮不定的阿平。
一位台灣土生土長的,熱中古早人說諺語的老人家阿明。
一位旅德柏林定居的國人實驗音樂大提琴家林惠君。
一位香港定居柏林的實驗音樂吉他手Eric Wang
一位法國實驗音樂鋼琴家Fréderic Blondy

*〈絆腳石〉與〈人吃人〉作品中有部分音樂背景,節錄取自於丁麗萍於 2018 年在柏林現場音樂節的音樂現場,以及 丁麗萍於2019年在柏林 DAAD畫廊展出裝置藝術作品〈時代巡轉〉。


製作人:丁麗萍

丁麗萍
Lipingliping 3,阿平,當代藝術工作者,台西長大/政大哲學與巴黎三大戲劇教育碩士(研究Samuel Beckett劇場及John Cage當代音樂),她於巴黎工作多年,並曾台北駐地創作;2018-2019 年獲德國柏林 DAAD 獎助音樂創作,回國定居後,繼續藝術論壇,反芻歐洲經驗,重回莊周思想。
曾與歐美藝術家合作,如行為藝術家Esther Ferrer及 Boris Nieslony,詩人Poet Serge PEY、Julien BLAINE及John GIORNO,當代音樂作曲家 Luc FERRARI、Malcolm GOLDSTEIN及Joëlle LEANDRE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