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昱呈:口述色情

共5集(每集約20-25分鐘)

1998年一月15日,自由時報報導「色情電話淫聲浪語 刑法開鍘」,「……許多色情電話廣告充斥…刑法第二百二十條,條文中對淫聲浪語的聲音,沒有明確規範,而新修訂加入借機器或電腦處理所顯示之聲音、影像或符號,足以為表示其用意者……適用刑法235條。……雇用十餘名女子、男子,大部分是傷殘人士、或老弱女子,負責接聽專線電話,利用發出猥褻與暗示性行為的聲音,來取悅會員。……每月約可賺二至三萬元。……」

1998年二月16日,自由時報報導「情話綿綿被盜聽 情色錄音帶出輯」,「……不肖業者還使用全頻接收機盜錄情侶深夜『情色對話』內容,連同國際色情電話一起製成限制級錄音帶在夜市和網路上出售……目前已接受過民間電子專家協助的單位,包括刑事警察局、台北市刑警大隊、少年隊和部分分局刑事組。」

1998年二月24日,中華民國業餘無線電促進會獲邀前往電信警察隊示範「盜攝電波偵測」並致贈偵測器材予電信警察隊。

1998年報紙刊載一系列偷拍偷錄集團與警察和業者的攻防,一般認為偷拍偷錄的文化來自於日本色情產業和泡沫經濟,反應了色情的技術和文化傳播,但對於習得新技術以色情盈利的人而言,所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在避免被警察抓捕查獲的同時,又能將影像及聲音轉換成得以販售的資源。

在無法光明正大拍片錄製色情的時空環境,偷竊或創造涉及隱私的性影像和聲音——不管是集團參與演出、召妓錄製、偷裝針孔、偏僻外景拍攝,再將之散播至公眾視野和頻道以營利的做法——都可說是在政府以掃黃做為政績的那時所產生的方法,這些做法打開性的隱私空間,換上自己的門檻,以各式各樣的方法來突破界線和重新劃設「色情」是什麼、是哪裡、是何時、是誰的問題。

而今,大量色情資源仍在電波訊號中大肆傳遞散播,在line群組、社群平台、色情網站平台,繼續上傳下載,偷竊他人的性影像及聲音成為日常,你是要扮成女生偷異男的訊打畫面,抑或是多人一起來拍片後上架販賣再被一轉二轉翻錄,這些都可以找到。是什麼讓偷竊而來的色情資源如此政治不正確,以及違反道德?我們該如何面對偷竊而來的資源,如何在這之中取得我們爽的合法性?

圖說:標題字由左至右,第一行,口述,黑字,第二行,色情,黑字反白。底圖為沙崙海水浴場裡殘留的水泥電線竿,遠方的電塔為中央廣播電台的發射台


第一集 新聞串燒
無線電台的香腸有聲音開播了!在電波裡烤香腸的滋滋聲中,地下、非法、色情、偷拍、盜錄,淫蕩之影,罪惡之聲,臺號,糯米。
註:臺呼中的喘息聲取自HANDICAPED FRIEND HAS BED-FUN

第二集、第三集 反派製造
邀請阿空討論這些因刑法235條的判例和事件,以及它達到的效果。同時過渡到如今實踐的介面問題上,因為內容其實包含了法律條文的修改,也涉及了影音技術的變化,而在同時關係著著作權的交戰上,這局該怎麼看?

關於來賓:阿空
順性別同性戀男。妄想光明正大從事性工作,因而跑去學法律想要自保。從無名小站時期當脫星;在只有視障者能做按摩業的年代就做過色情按摩;在手機直播興起前就做過收費制色情直播主;陰莖翻模被量產販售;去日本被輪姦時的側拍被拿出來賣。看著現在生氣蓬勃的小鮮肉網黃們,既欣喜於時代漸漸開放,也擔憂著過氣的自己要被淹沒了。

第四集 現場出狀況
邀請到家峰請他分享自己享受色情影音的經驗。在失去視力前後,使用這些色情管道平台之間的差異,以及後來身為視障者在使用時需要面臨哪些困難和風險,而這對於提供給視障者的口述影像服務又可以有怎樣的合作關係。

關於來賓:許家峰
身為一名中途重度視障者,帶著僅微弱光覺以透過聲音與空間的互動及其敏銳的感官知覺感受,為其創作與評論書寫的主要方向。
目前藉由製作《礙有為》與《藝文視場》兩檔播客(Podcast)節目及《藝文殘缺觀察室》的評論書寫等,期望讓視障者在參與藝文活動、創作得以有另一面向的探見與討論。

第五集 危險場景
色情場景的危險性,是什麼讓人一再回到現場,形成迴圈。那些被偷竊的影像裡,是什麼給予這些位置註記?橋下、公園、廁所、海邊、大眾交通、停車場、樓梯間,影像裡所拍攝的場景都將被作為竊佔空間用做它途的行為,將其原本預設功能轉換成色情資源並得以近用的潛能,尤其是公共空間。這些場景空間逐漸累積其色情資本,構築成日常的危險場景。如今,是什麼讓你覺得危險,卻是他人的樂園?

製作人:江昱呈

江昱呈
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碩士生,關注個體如何在性污名的遮蔽底下,打造自我的管理技術與互動技巧,進而生產相互依存的政治潛能。長期與視障者為伍,持續摸索複雜的關係網絡之間,當下所具有的矛盾張力和難以言喻的歷史困境。
近期探討視障男同志的情慾實踐中污名的相互依存性為主,從歷史中扒糞和閒聊的田野中來推進計畫,和得以跟他人討論的複雜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