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奎壁:Kha Kha-廚房計畫

共5集(每集約15-20分鐘)

廚房再現代生活空間當中看似微不足道,卻往往能夠立即看出居住者的偏好、經濟狀況與社交網絡。在印度,一名合格的中產階級主婦並不在廚房中勞動,她的工作主要是精準掌控出現在房子裡,不同種性與階層的勞動者,讓他們在適切的時間裡完成當日任務,包含宰殺、烹飪與清潔。而在德里的難民營,由於國際組織的奧援,難民得以有餘裕為賤民階級提供庇護所,從之建立起特殊的經濟網絡。
〈Kha Kha-廚房計畫〉將利用今年七月到十月的旅印期間,進入當地藝文工作者的廚房,透過烹調一餐的時間,邀請當地藝術家與藝文工作者分享自己對於飲食、文化與近年來南亞文化政策上的觀察。我將攜帶隨身的錄音器材錄下這些在烹調過程中發生的談話,製作為廣播節目,以藝文工作者的廚房為節點,串聯起散落在藝術週邊的大小事件。

第一集:糌粑球

材料
1. 青稞粉 半碗
2. 奶油 1湯匙
3. 鹽 少許
4. 熱水

做法
將炒熟的青稞粉半碗,奶油與少許鹽巴放入碗中,分數次增添熱水,直到青稞粉成半糊狀,以手捏成團食用。

(圖片由李奎壁繪製)

藝術家丹增熱珠(Tenzing Rigdol)
1982年出生於尼泊爾難民社群,2002年獲得美國的政治庇護,2005年畢業於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藝術與媒體學院,創作含括了繪畫、錄像裝置、行為藝術與寫作。知名作品《我們的土地,我們的人民》製做於2011年,將20噸西藏境內的泥土運送到印度的難民學校裡,使在印度出生的難民孩子得以行走在家鄉的土地上。
透過這次的機會,藝術家分享了自己與食物的連結,並介紹了目前正在印度進行的新計畫。


第二集:Choorma

Choorma是拉賈斯坦(Rajasthani)的傳統食物,通常搭配被稱為「daal」的豆子咖哩與烤麵糰「baati」一起食用,三者組成的料理被稱為「Daal Baati Choorma」。
Choorma乾燥而略帶甜味,並且耐貯放。新鮮的Choorma可以在不冷藏的狀況下存放一星期,甚至更久。
我們家中的Choorma由我來自於拉賈斯坦邦的伴侶製作,他稍微修改了傳統的配方,使Choorma的口味更符合今日生活的需求。

材料
1. 麵粉(全麥麵粉/混合穀物粉或是小米粉) 2杯
2. 酥油 1湯匙
3. 茴香 1茶匙
4. 水
5. 蔗糖或白糖 半杯(根據個人口味酌量增減)

做法
1. 在碗中混合酥油、茴香與麵粉,添加少量清水揉成麵團。
2. 將麵糰整成5-6毫米厚的圓餅,以刀子在表面輕劃出刻痕。
3. 在淺鍋或平底鍋中以小火烘烤圓餅,確保空氣不會陷入夾層中。
4. 待薄餅冷卻乾燥後,以研缽搗碎成粗粒狀。
5. 視個人口味加入蔗糖或白糖調味,即可食用。
* 食譜由Manmeet與其伴侶Kaushal共同提交

(圖片由李奎壁繪製)

藝術家曼彌特・山都(Manmeet Sandhu
曼彌特・山都是居住於德里的藝術家與藝術教育工作者,目前於德里大學美術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她的作品透過不易保存的媒材,探討了物質的時間性,並且關注於個體與個體、個體與社群的權力鬥爭。其作品形式包含了蒙太奇電影、裝置、連環畫與具社會批判內容的繪畫計畫。
目前她是藝術家團體的一員,以虛擬的臉書帳號「Vichar K Achaar」進行線上展演計畫。同時,她也是雜誌《Mahila》的共同發行人之一。

第三集:孟加拉魚咖哩

材料
1.孟加拉五香
2.洋蔥丁
3.薑泥與蒜泥
4.香菜粉
5.小茴香粉
6.薑黃粉
7.卡特拉魮或鯪魚塊
8.芥子油
9.月桂葉
10.番茄切小丁
11.綠辣椒
12.新鮮香菜

做法
1.熱油,將卡特拉魮或鯪魚切塊炸熟。
2.取另一個平底鍋注入芥子油,加熱,待油熱後放入月桂葉與孟加拉五香。
3.當孟加拉五香隨鍋內的油沸騰時,放入切碎的洋蔥拌炒,直到洋蔥丁變成淺褐色。
4.加入薑泥與蒜泥,並以鍋鏟翻炒一分鐘。
5.加入切成小丁的番茄,燉煮直到番茄表面能夠滴下油。
6.放入兩湯匙水、小茴香與香菜粉,攪拌成糊狀物,適時加入些許油,避免燒焦。
7.倒入清水並蓋上鍋蓋,燉煮一會兒。
8.將卡特拉魮或鯪魚塊與一些綠辣椒放入鍋中,與前述的材料一起燉煮十分鐘,並視個人9.口味酌量放入鹽吧。偏好食辣的人可以在此時加入紅辣椒粉,增添風味。
10.撒上切碎的新鮮香菜葉,即可食用。

(圖片由塔帕斯.羅伊提供)

術家塔帕斯.羅伊(Tapas Roy)
塔帕斯.羅伊過去是孟加拉裔難民,並在孟加拉完成物理學學士學位後,多以壓克力媒材,透過幾何色塊、拼貼等手法完成平面作品。這次展出的《原型》系列,來自於藝術家幼年時在難民船上趁夜逃離家園的經驗,由於一片漆黑,藝術家僅記得戰爭時所發生的槍砲聲,而不知道戰爭真正的模樣,成年後藝世家試圖透過透過記憶中戰爭的聲音,想像戰爭機器是如何運作的。


製作人:李奎壁

李奎壁,1991年生,現生活與工作在台北。她的作品關注於全球化底下的勞動經驗,並且透過展示勞動現場的物件,與介入生產過程,使得商品變成對於資本主義的控訴物。同時,透過挪用自生產現場的物件與其背後歷史,使觀眾離開舒適的觀展經驗,重新檢視自己每日的勞動。對她而言,作品從來不是出現在展示現場的裝置,而是創作作為一種行動,對於生產過程所帶來的改變,相較同樣關注於資本主義的其他藝術家,她更重視傳統手工藝在抵抗全球化上的潛力。